您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列表>新聞詳情
摩奇卡卡三次轉型探索創業路

2016-08-30


NewImages05.jpg

"土生土長"的成都人范平,于2010年獲得了電子科大研究生文憑后,找一個與自己專業對口的工作十分容易,但他沒有選擇這樣的人生路徑,而是懷著滿腔激情,于2010年8月,和幾位創業者共同組建了成都摩奇卡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稱摩奇卡卡)。在其后四年中,他讓公司三次轉型的故事更令人關注。為此,金融投資報記者近日獨家專訪了公司創始人、總經理范平先生。 


從做頁游到做單機游戲 


"2010
年8月的時候,我和七位創始人一起成立了摩奇卡卡科技公司。由于"手頭緊",租不起條件好一點的房子,只好"蝸居"在一個民房里搞研發。從嚴格意義上講,這不叫公司,只能算是一個"工作室",后來才遷至天府軟件園創業場。"范平說。


創業之初,他們想做大型的客戶端游戲,但當時公司只有和他一起創業的幾個人,連做端游的研發人員都不夠,而當時的頁游很火,加上做頁游需要的人員相對要少一些,于是,他們決定放棄端游,改做頁游。


為了快速推出產品,他們模仿在Facebook上很火的一款卡牌游戲,花了三個月時間做出了一款卡牌對戰頁游。不過,由于這款對戰類卡牌游戲,規則性很強,國內的玩家接受度很低,產品上線后,運營效果并沒有預期的好。"第一款游戲沒能讓公司盈利,只能勉強給大家發工資,第一次創業就這樣宣告失敗了。"范平說,2011年,單機游戲開始火起來,比如《植物大戰僵尸》、《憤怒的小鳥》、《切西瓜》等。"我們看了這些單機游戲后,決定做單機游戲《捕魚之星》,希望靠下載量賺錢。" 


為了增加用戶量,公司決定在美國區花點錢,做了不少的推廣。"突然就有幾百萬的下載量,有了用戶,我們都非常開心,但實際上玩家并不買賬,特別是中國的單機游戲用戶,除非產品上了非常大的量級,比如《捕魚達人》,過億的群體能夠得到你預期的收益。"范平坦言,第二次創業又以失敗而告終。正所謂"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。" 


不過,范平不言放棄。有一次,為了完成某個程序的設計,他24小時沒有睡覺,大家都怕他出事,讓他睡會兒,他說不行,必須在凌晨3點前把它設計出來。"大年初一,應該是合家團聚的日子,但為了創業,我選擇了加班。雖然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,但我至今對家人深感歉意!"范平說。 
《拇指西游》掘到"第一桶金" 
面對兩次失敗的現實,范平從中總結出這樣的教訓:不要一味去追求新鮮和所謂的"高大上",要"接地氣",要充分考慮國內玩家的習慣。就在這個"節骨眼"上,一個朋友和范平聊天時說,你們有整個策劃團隊,而且又有游戲服務端和客戶端的開發人才,為什么不做手機網游呢? 


就是這樣一句質疑和建議,使他們果斷決定停掉頁游和單機游戲的運營,全力轉向做手機網游。那個時候做手機游戲的還很少,當時出名的就是《三國來了》。 


"
做了幾款手機游戲以后,意識到美術問題是公司的"短板",于是,我們專門去找當時在成都做美術很牛的一個外包團隊,連續找了一個多星期,外包的負責人雖然也感受到公司的誠意,但提出要把自己團隊的所有人都一起帶過來。"范平說:"犯難的問題來了,當時公司所剩的錢只夠給美術團隊發3個月的工資,但為了解決美術問題,我寧愿降低我和其他幾位創始員工的工資。"


有了自己的美術團隊,彌補了"短板",也確實見到了成效,公司推出了第一款手機網游《拇指西游》,其美術水平得到了質的提升。這款游戲在App store上線以后,沒有做任何的推廣,每天就有3至5萬的流水,高的時候7至8萬,游戲推出當月流水已經過百萬。"這筆收入對我們來說是非常豐厚的,這也算是我們挖掘到的第一桶金!"說起這件事情,范平至今激動不已。 


不過,由于《拇指西游》開發速度太快,很多設計上是欠考慮的。比如,當時是在IOS上發布,后來要投放到安卓系統上就需要全部重寫代碼。公司緊接著開發的《拇指精靈》,便吸取了《拇指西游》的教訓。 


"
這款游戲仿照了日本的《智龍迷城》,在日本很火,但是照搬到國內,玩家只當做單機游戲來打。"范平說,這也是一個教訓,在國外再火的游戲,拿到國內來做,即使留存比例高,但付費率不一定高。 


當時,他們在積分墻投放廣告,希望幫助提升游戲在App store上的排名,可是在做了三天后就撤退了。"原因是無法和大公司比資金量,如果要進入積分墻前20,那每天花的價格至少是30萬到50萬之間。"范平說,他們無力承受。 
范平說,特別是做游戲類創業項目只有激情是不夠的,在后期運營上一定要了解渠道的特性,盡早去接觸發行商,讓發行商反饋意見給你,因為他們一年會推廣幾十款產品,他們會看到你看不到的問題,也許一句話就會點醒你,就會讓產品從不賺錢到賺錢。 
市場無情人間有愛 


歷經三次緊急轉型后才"活"下來的范平感慨良多:市場無情人間有愛!在他看來,創業意味著需要與社會的多方發生關系,而這些"方面"就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甚至決定了創業的成功與失敗。 從政府方面看,作為公司注冊地的成都高新區,給予了公司大力支持。如成都高新區技術創新服務中心給予了公司第一年免房租,第二、三年減收房租的優待。同時,還給予了公司項目補助資金支持。 
從創投方面看,2013年,有創投機構欲向公司注資,但由于雙方在股權作價,無法滿足公司在增值服務方面的要求而暫時"擱淺"。 


從合作機構方面看,公司與中國手游集團合作的《大鬧天宮HD》也開始突破傳統的卡牌形式,在操作上發生了變化。 


從公司員工方面看,目前公司有員工80人,其中,研發人員占比達95%,他們大都來自于北京、上海、廣州和深圳,有的甚至來自于盛大、金山、網易、騰訊等知名的互聯網企業。當然,也有公司自己培養的。大家的理想、奮斗目標都比較一致,而且都能吃苦,公司的開發強度已經趕上了北上廣的網游企業。 


目前,公司已經推出了《拇指西游》、 《拇指精靈》、《呆兵萌將》三款卡牌游戲。為何都是卡牌類游戲?對此,范平解釋說,一方面,從中國手游市場的數量和營收上看,卡牌類游戲占據了"半壁江山",對于這樣的熱門項目豈有不參與之理;二是公司已經做了三款卡牌游戲,知道其設計核心在哪兒,玩家付費點在哪兒,會出什么問題,這樣,做起來會輕車熟路、事半功倍。 


范平說,面對游戲行業日趨激烈的競爭,公司的發展策略是"穩中求進"戰略,公司營收在逐年增長,主要來自國內及東南亞地區,其中,海外市場占20%左右。"目前,我們正在尋找既能保持游戲的生命周期,又能有一個可持續的盈利平衡點,即讓營收數據好看又長線,這是我們追求的境界,雖然很難做到,但我們一直在努力!"范平表示。 


·記者手記· 


創業需要"屢敗屢戰"的精神 
民間流傳著這樣一則故事:晚清重臣曾國藩率湘軍討伐太平天國初期戰勢失利,其幕僚人員曾在上呈皇上戰報時稱"屢戰屢敗",而曾國藩將其改為"屢敗屢戰"。乍一看,只是"戰"與"敗"二字位置的掉換而已,但如果細究起來,其意思就大不一樣了:"屢戰屢敗"突出的是一個"敗"字,說明戰者無能,次次戰敗,讓人產生對其能力的懷疑;而"屢敗屢戰"突出的則是一個"戰"字,戰者雖然多次失敗,但不肯認輸,越挫越勇。創業也是如此,對于絕大多數創業者來說,都將歷經磨難與失敗,而關鍵在于如何面對,是畏縮不前,還是"屢敗屢戰"?當我們在為成功者喝彩的同時,也要為"屢敗屢戰"吶喊助威!


星河娱乐网总站